风花阁 > 都市 > 亲手将爱妻推下深渊 > 第三十六章:真假的胶囊

第三十六章:真假的胶囊(1 / 1)

高潮后的舒然娇喘吁吁,香汗淋漓,精美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难以描述的痴迷混乱的表情,酥软的左臂也无力再把持住自己举高的左膝,双双垂下蜷缩到一起,瘫在床上身体还在微微抽搐着,就像是一条离水的白鱼,嫩白的脚丫也随着潮韵的震颤,在不由自主地抖动着。

虽然舒然目前浑身娇软无力承欢,但王经理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,他让舒然继续侧躺着,而将她的左腿抬了起来扛在肩上,自己则跪坐在她的右大腿上,再次将自己粗大的阳具捅入美人妻的下体。这样的角度,正好可以让上翘的龟头冠沟戳挠「人迹罕至」的阴道两侧肉壁 g点。

伴随着王经理抽插的节奏,舒然被扛在肩上的玉足,也脚心朝上被顶得摆动摇晃。特别是因性奋而弓成新月形的脚背,让整条洁白如玉的左腿呈现出优美的线条。

这一只玉足干干净净的,泛着白里透红的健康光泽,俏皮如豆的脚趾涂着粉红色指甲油,正紧张的向足心弯曲着,把纤柔白净的脚掌心勾出白嫩的褶皱。

王经理侧过脸仔细欣赏肩扛的玉足,没有夏天的汗味,反而是沐浴后的甜香,不由得捏过脚踝,小心地吸吮舒然五粒排列整齐的趾贝,仿佛稍不注意就会咬破一样,还不时伸出舌头顺着足弓优美的弧线来回舔舐舒然柔软的脚掌心。

「好痒……老王,求你,别舔……好羞耻……」脚心传来钻心的骚痒,让舒然的表情似痛苦又似欢愉。

可舒然的每次求饶,都是想吹起了冲锋号一般,让王经理抽插得更加卖力更加疯狂,王经理的小腹和舒然粘滑不堪的股内都被撞的红彤彤的,绽放的花唇不断的翻进翻出,爱液满溢的蜜穴仿佛不会干涸一般,每一下势大力沉的拍击,都能溅射出快乐的浪花。舒然就像是一条漂泊在欲望大海里的小舟,在浪花的拍击下,不断的起伏起伏,继而被推向一个又一个的绝顶高潮。

就如胖子说的,人体脚上有 6条主要的经络,包括三条阳经和三条阴经的起始点都在脚上,刺激了脚就刺激了这六条最主要的经络,继而调动全身的快感。

玉足被王经理扛在肩上握着脚踝吸舔把玩,舒然无力抽回躲闪,加上持续的高潮让女人的身体变得更为敏感,不多时,就看见舒然又一次眉头紧皱,螓首摇摆,秀发纷飞,素白的葱指死死地攥住床单,圆润的臀股战战而栗,腰肢也剧烈的起伏颤抖,一股热泉激射到王经理的龟头上。

舒然膣腔里的肉壁也在高潮中激烈地收缩,就像一只湿滑温暖的小手,紧紧攥住了王经理的肉棒,把「小王哥」完整的锁在了她的体内,动也不能动,拔也拔不出,严丝合缝的压迫着肉棒上的每一条神经,圆球状的子宫颈仿佛化作了吸力无限的黑洞,抽吸着王经理的马眼。

王经理急忙停止抽插,稳定心神,将大鸡巴死死抵住舒然的花心,龇着牙皱着眉的努力抵抗着舒然子宫的吮吸。

再次高潮的舒然像烂泥一样瘫在床上,沐浴后的秀发早就被欲火焚身的体热腾干了,又在酣畅淋漓的交媾中被香汗打湿,湿漉纷乱地贴在额前鬓角,显得既可怜又淫靡。

舒然看着王经理难以抑制的表情,不由得心疼起来,「老王,射进来吧……别硬憋着……以后,以后日子长着呢……总不好今天把我全身都玩遍了才甘心……我现在原原

本本、完完全全都是你的了……」说着,还怜爱温柔的用素手轻抚着掐陷在自己乳肉里的王经理的胖手。

却也没想到一语成谶,若是女人说别射别射,那么男人的征服欲会促使男人内射占有,可女人说射进来吧,男人往往就少了分冲动,多了些理智。

王经理眼珠闪亮地一转,不知是什么歹主意又涌上心头,便将还捅在舒然体内的肉棒拔了出来,一时间,一股被堵住的沁人心脾的香水从空洞里漫淌而出。

「嘿嘿,然然,你不说我还忘了,你还有大姨妈,射进骚逼里没啥意义,何况,你还有另外一个销魂的洞穴我没体验呢……」王经理淫笑着不顾舒然的反对,就把她的身子面朝下的翻过来,然后自己一身肥肉的压了下去。

「不要……老王,王哥,王哥,我没有清洗啊,没有灌肠,脏啊……」舒然惊恐的拒绝,想要用双手撑起身子,却一动也没法动地被王经理压的严实。

「没事的,谁不知道我家然然被陈董事豢养成了油肛,加上这两天吃了那么多油猪蹄,后庭花了肯定存不住脏东西啊……今天有没有拉粑粑啊?啊嘿嘿嘿」

「讨厌啊老王,逼人家讲这么羞耻的东西……我下午在家上过……」舒然脸上还没来及平复的赤潮一下子又红窘的仿佛要滴出血。

「呀!慢慢,你的……太大了……唔……」舒然痛苦地一声哀鸣,自己的后庭被王经理坚硬的肉棒硬生生无情地撑开,肉棒开始慢慢刺入自己嫩窄的屁眼,菊花的褶纹向四面展开,绽放着迎接王经理深入。

「呜呜……好痛啊,好胀……」没有做好准备的舒然眼泪夺眶而出,一手痛苦的拍打着床面,一手捂着小腹,双腿也是蹬直踢踏,但油滑的肠壁粘膜无法抵抗男人火热的侵入,直至最后尽根没入舒然柔弱温暖的直肠。

王经理的胖手摁住舒然的后颈,开始了打桩一样的兴奋抽插,腰胯雨点般地撞击在舒然的硕臀上,仿佛拍西瓜一般,荡起一波波臀浪和「砰砰」的肉响,舒然被压在身下的丰胸,也像面团一般在床单上揉赶,丰沛的乳汁很快就将身下洁白的床单晕染出两大团水渍。

刚才已经到底射精边缘的王经理,欲望很快就迷失在舒然层层叠叠的肠壁里,激烈地抽插了一阵子,就死死地抵住舒然的肉臀,恨不得把棒根的睾丸都捅进她的屁眼,才口歪眼斜地爽叫着把腥臭浓稠的精液射进舒然的直肠深处……

激情过后的男女二人躺着玫瑰床上,享受着激情后的惬意。

「然然,好像你身上还有一个洞穴我没有占有……」王经理摩挲着像小猫一样趴在自己臂弯的舒然的肩头。

「坏人……你啊……就像是狮子王一样,恨不得把尿都洒到母狮子身上。」生理得到满足的舒然,看向王经理的眼中的媚意都化为了一汪春水。高潮的女人往往会产生一种极致的幸福感,会越来越爱让自己满足的男人。

舒然扶着王经理的胖身子,缓缓向下滑去,双手温柔的握住王经理有点委顿的肉棒,不介意上面除了残精,还黏连着自己的经血、淫水,甚至肠道里难以言喻的汁液,张开自己鲜亮的红唇,毫不犹豫地吞了进去。

「嘶……太舒服了……然然,你的口活真的越来越好了……」王经理抚摸着跪趴在自己胯下的舒然的秀发,像是在

表扬一条驯服的母狗。

获得表扬的舒然眼睛向上看着男人,嘴角勾出一丝邪魅的微笑,慢慢的压下脑袋,把王经理重新坚挺的肉棒全部吞咽进了自己的深喉里……

良久……

无力再战的王经理像是一只被刺破的气球,喘着粗气调笑地说:「平时还端庄矜持的美人,没想到吃了药竟成了骚气逼人的贱婊子,本来还想继续喂饱你的,我这还没来及再提枪上马呢,就被马子把粮草偷吃干净了……」

「来日方长……」舒然擦拭嘴角没来及咽下的「特仑苏」,露出诱惑的眼神。

「嗨,今天是日不动了……真是没有耕坏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……不行,我也要吃你的粮草……」说着,王经理一个翻身再次把舒然压在身下,嘴巴凑上舒然高高耸起的双乳。

「咦,怎么回事?没奶了?」王经理吮吸了半天左乳没有所得,又检查地吮吸右乳,也是一样的。

舒然这才想起下午老公强迫她吃了胖子给配的停奶的中药丸,原本内存的乳汁在晚上的性爱中被王经理喝完挤完,又没有新乳产生,两只乳室里自然空空如也。

「操啊!」

听吧舒然支支吾吾断断续续的解释,王经理胸中难抑的怒火腾的一下子爆发了,「为什么,为什么啊,我保护我爱的人有错吗,他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啊,他难道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年逾半百,身体不好,喝奶强身健体多活几年有错吗!」边说着,边解开了舒然右胸上的乳环,像是报复一般地取下了上面的钻戒,然后狠狠地扔到了角落里。

舒然还在为没有替王经理保护好自己而自责不已,看着王经理歇斯底里的愤怒,怔怔地也不敢反抗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原本心爱的信物被取下,抛弃,却也不敢阻止,只是凝凝地望着那个角落出神,仿佛在和一个时代告别。

「你要喜欢,等回去我给你再挂一个更大的钻戒,一个只属于我的钻戒……」王经理不想让舒然回忆起过多的曾经记忆,就捶着后腰,一副老态的样子,仿佛刚才还生龙活虎操逼爆菊的是另外一个男人一样。

「既然没奶喝了,然然,去我衣兜里帮我拿粒六味地黄胶囊过来,年纪大了,肾就不好……」说着,还不死心的又挤了挤舒然的奶头,舒然也配合着挺起了胸脯,却还是挤不出一丝乳白,才悻悻然的放下自己的胖手……

「老王,这是六味地黄胶囊?」舒然面色凝重的看着药瓶里的胶囊。

「对对,就是这个,再给我倒杯水。」王经理瞅了眼,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「这怎么和你给我吃的胶囊一模一样!」舒然发现自己被骗了,气得一跺脚。

「哎呀……」王经理连滚带爬地下了床,从舒然手里夺过药瓶,连忙藏到自己身后。

「这就是让女人快乐的春药啊,啊不,不是,是我吃的六味地黄,也不是……啊呀,好了,实话实说吧,这就是六味地黄胶囊,是我……是我怕你活在过去,放不开身心,我想让你放下包袱来体会和我在一起的快乐……才骗你的……」

演技高超的王经理低着头语无伦次,一只胖脚别在身后无意识地划拉着,就像是做了错事被家长人赃并获的孩子,等来的却实舒然投怀送抱的热吻和感动的泪水……

用假春药骗女

人放飞自我后,再告知真相,是摧残女人意志的手段,也是调教母狗的技巧。但这样低端的伎俩是王经理不屑使用的,他需要的不是没有尊严的母狗,而是一个唯命是从的女奴。何况简单的手段,也是瞒不过聪明的舒然的。

王经理反其道而行之,将「真相」装作是他刻意隐瞒,最终又被舒然无意间发现,那么真实度和可信度就呈指数增长了。

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舒然意识到自己身体的渴望和需求,以及产生一种不论意志妥不妥协,但肉体已经臣服于他的错觉。

为了以防万一,老奸巨猾的王经理给舒然吃的胶囊里没有问题,但是却在舒然沐浴时涂满全身,甚至清洗阴道的沐浴露里做了手脚,这也是今天舒然身体敏感极易高潮的原因。

二人再次缠绵片刻,一起倒在床上。

「他也能把你操得这么爽吗?」男人在射精后会进入贤者状态,特别反感和性有关的事物,反而更喜欢与情感有关的鸡汤,女人也是这样。在舒然性冷淡的时间里,心肠歹毒的王经理开始和她讨论起「废柴」的性能力,他要让舒然在和自己一次次的性高潮后淡化对「废柴」的不舍。

「不知道……老王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开开心心的,不提他好吗……」果然,舒然的眉头一瞥,微不可查的一丝厌恶没有逃过王经理的眼睛。

「老王,你真的爱我吗?」舒然趴在王经理的怀里问了句,女人和男人发生关系后都会产生这样的敏感愁绪。

王经理哈哈一下,吻了下舒然的香腮,「睡吧,在梦里,我再告诉你,晚安,我的宝贝……」

舒然看着王经理转过身开始入睡,如水的双眸满溢出情意。

就像梅姐说的,「只要拿下她的心,那个傻姑娘就会为你牺牲一切。」

听着王经理疲惫的鼾声,看着他谢顶的大脑袋和斑白的鬓角,舒然下定决心,拿起手机,给梅姐发了条信息:「梅姐,你那里有没有副作用小的催乳针?」

最新小说: 风流父子淫娃母 瑜伽嫂子 亲手将爱妻推下深渊 母亲的精力 我和母亲的情与爱 红灯区里的女人 手转星移(重修版) 我爱淫妻雅雯 人妻凌嘉瑄的畸恋故事 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