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花阁 > 都市 > 人在深圳 > 第48章

第48章(1 / 1)

ハ嗦Пe盘傻乖诖采希1共豢叭词俏薇刃穆庾恪!?br /

小琳用手捉住已经疲软的肉棒,满足地道:“乐哥,你好厉害!我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舒服过!”

我亲亲她的额头道:“我也是!没想到你有这么多的招式,让我开眼了!”

小琳含羞道:“人家也是学来的嘛。你还记不记得小兰和小凤?以前和我同宿舍的,你碰到过。”

我点点头,眼前浮现出两个丰肌玉骨、柳腰肥臀的青春美女,一个大眼睛秋水盈盈,另一个齐耳短发、一笑露出一个小兔牙。

小琳昵声道:“都是她俩教我的。”

我捏捏她的乳房,道:“没想到你还有师傅啊?这么说,她们俩肯定很厉害了?”

小琳低声道:“你是不是想试试?哪天介绍你和她们认识,你自个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我“嘿嘿”一笑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

小琳暗中使劲握紧我的肉棒,含嗔道:“谁不知道你是个大色狼!”

第二天早上,小琳准时叫醒了我,等杨柳过来,我已漱洗完毕,整装待发。

杨柳一进到房间,见到房间的凌乱不堪,开始有些不自然,看我的眼神也是躲躲闪闪的,过了一会才恢复正常。

我们到医院看望黄建设,黄建设已苏醒过来,神志很清晰,见到我们进来,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我在他的床头坐下,恨恨地道:“你小子,玩大了,幸好你命大!”

黄建设不自然地笑道:“那是辆笨车,它要在那时候飞起来,不就啥事都没了。”

杨柳插嘴道:“还说呢。你以为开飞机啊?”

看得出黄建设精神状态不错,我查看了他腿上的伤痕,并无大碍,道:“你呀,以后少玩命,不念自己还得念家人呢。对了,你弟弟来过了,钱是他付的,可能有更急的事,没能留下,托我好好照看你。”

黄建设笑了笑。

我接着道:“佳丽出差了,也要我好好照看你。”

杨柳在旁接着道:“还有小琳妹妹,这几天为了你,她可累坏了!”

小琳忙摆摆手道:“不会不会。建设哥好起来了,我很高兴!”

黄建设眼光转向小琳,感激道:“小琳,谢谢你!”

小琳忙道:“建设哥,你别这么说。”

黄建设又望着我,说道:“豹子,谢谢你!很高兴,有你们兄妹俩这样的朋友!”说这眼睛一红,泪水在眼眶里滚动。

我点点头,用力握握他的手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不料杨柳在旁惊道:“兄妹俩?你是说萧乐和小琳是兄妹?”黄建设微微点头,杨柳满脸震惊地看着我,又看看小琳,惊讶道:“你们是兄妹?”

黄建设不明白为什么,奇怪地看着杨柳道:“是啊。小琳是萧乐的表妹。”

我知道我无法解释清楚,顺着黄建设的话,道:“是呀。没告诉你,奇怪了吧?”

杨柳立即领会了我的意思,神态迅速恢复正常,道:“真是的。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呢。”

彼此又寒暄了几句,护士进来了,说病人需要休息,请我们出去。我们只好和黄建设道别。

出了医院的

大门,我们几个立即赶往办事处,杨柳在途中收到公司发来的短信,说方案已经批复,请阅览邮件。杨柳立刻打开手提电脑,连上公司的网站,进入系统,取出了批复的电子邮件。

公司的批复是采用第一种方案,即由汕头办事处高级主管郭振担任负责人,文兴协助郭振工作。公司的决定早在我意料之中,不过有一点还是出乎我意料,南总在批语中注道:文兴一个月后可以考虑调公司市场部工作。

南总是个儒雅之人,连批语也写得圆润委婉,但所思考的深度却是我所不及的。此批语其一能让文兴在一个月时间内努力工作,争取把项目攻关完成,促进公司的业务发展;其二又能培养年轻人才,增加公司人才储备。如此深思熟虑,让我对南总多了一份敬佩之情!

在办事处的全体会议上,我宣布了公司的人事任命通知,大家都表示支持。

私下我约了文兴,把南总的批语转达给他,他立刻表示会努力工作,绝不辜负领导的期望。

下午天气凉爽,在决定返回深圳之前,杨柳提议到汕头的商场逛逛,我欣然同往。由于有小琳带路,三人高高兴兴逛了几家大商场,大包小包拎了好几个。

正当我们三个准备返回,站在路边等的士时,不料一辆人力三轮车突然冲过来,一下把正在打电话的我撞倒在地,右大腿碰到路边绿化带的石板上,酸麻得无法站起身。

三轮车上下来一个衣着破旧,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,忙不迭的扶我起身,口里连连道: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小琳怒气冲冲道:“你怎么踩车的?你有没有看路啊?”

中年男子不敢多言,只是一直诺诺道:“对不起!都怪我”

旁边已经有几个人围上来看热闹了。我揉揉被碰到的大腿,挣扎着站起身。

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脸憨厚,眼睛充满惊慌和着急,一个劲说“对不起!”,我朝他摆摆手,自己尝试活动活动碰到的大腿,发现自己可能只是肌肉碰伤,酸麻一阵而已,瞧那踩三轮车的男子,也是为生计奔波之人,于是对他道:“没事了。你走吧。”

中年男子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愣着不动,我笑道:“你走吧。”

中年男子这才醒悟过来,连忙道谢,然后急匆匆踩着三轮车走了。

小琳脱口急道:“乐哥,你怎么能让他走呢?”

我笑道:“没事。碰了一下,酸麻一阵就好了。”

小琳张口还想说什么,却什么也没说出来。围观的人群看到没戏了,纷纷散去。

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走了过来,问道:“阿弟,你还是该到医院看一看比较好。”

她说的是潮州话,我听不太懂,小琳忙给我翻译。我向大妈表示感谢!

大妈走后,小琳向我们介绍,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简称为潮汕地区,潮汕人有着独特的方言,喜欢泡功夫茶,很注重人情,因此无论在异国或他乡,只要听到一句乡音,喝上两杯功夫茶,那熟悉的方言、相同的行为习惯,立刻就能让两个陌生的潮汕人成为“自己人”,有仇的化仇为友,素昧平生的建立友谊。

说罢,小琳得意道:“潮汕人厉害吧?”

我笑了笑,心底对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们增添了几分敬意

稍候片刻,我尝试走了几步,觉得问题不大了,对小琳和杨柳道:“好了。

我们回去吧。”

小琳招来了的士,我们回了酒店。回酒店后,我和杨柳收拾行李,接着赶到汽车站,与依依不舍的小琳告别,坐上了开往深圳的特快大巴。

欣赏着沿途美景,加上昨晚于小琳玩得太过疲倦,我靠在座位上,慢慢睡着了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车子恰好在中途停站休息,杨柳满脸关切的注视着我,见我醒来,眼里闪过一丝羞怯,随即笑道:“你刚才睡得好香!”

我揉揉迷糊的眼睛,道:“让你见笑了。”

杨柳柔声道:“没关系,累了你就睡吧。”

我瞧瞧窗外,毛毛细雨正随风飘洒,扭头对杨柳道:“你想喝点什么吗?”

杨柳连忙起身,道:“你坐着别动,我下去买。”

我笑道:“这哪行呢。我去吧。”说着站起身子,没想到大腿立刻传来一阵强烈的酸痛,腿一软,人又跌落到座位上。

杨柳急道:“萧乐,你怎么啦?”

我摆摆手道:“没事。大腿有些酸麻。”

杨柳吁了口气,道:“吓我一跳。你坐着别动,我下去买水。”

我点点头。杨柳轻盈地下车。

停站休息时间到,杨柳轻快地回到我身边,汽车载着各怀心事的人们,向深圳继续奔驰。

【完】

最新小说: 风流父子淫娃母 瑜伽嫂子 亲手将爱妻推下深渊 母亲的精力 我和母亲的情与爱 红灯区里的女人 手转星移(重修版) 我爱淫妻雅雯 人妻凌嘉瑄的畸恋故事 七年夫妻近三年和两个单男学生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