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(1 / 1)

而且在最快的时间,利用自己的关系封锁了安市长家着火的内幕,不让媒体在安宁的伤口上继续撒盐。

在看到宋佳言的那一刻,安宁的心软了,再也无法装镇定。她哭着扑进中年女子的怀里:“妈妈,爸会不会有事?都是我不好,不应该留他一个人在家的!”

直到亲人差点从自己的身边离开,她才发现,任何委屈和埋怨都是可以原谅的,虽然面上不原谅,但她心里其实十分爱妈妈,所以更害怕失去她。

宋佳言泪不自禁,紧紧地抱住她,只是一个劲儿地说: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

过了几天,家属终于可以进icu去看望安知生和乔惠,见安宁坚持进去,程易樊只能一再嘱咐:“如果受不了不要看知道吗?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。”

“嗯,我保证。”然后和宋佳言扶着彼此走进去。

当看到浑身包裹着纱布,白色的纱布上还渗透出血迹的安知生时,安宁蓦地捂住嘴巴,一股到吼的呕吐感让她瞬间跑了出去,然后趴在洗手台上吐得昏天黑地。

顾得不得是女厕,程易樊担心地拍着她的后背,刚毅的脸上满是沉重的脸色:“真的难受就别勉强自己,爸知道你的孝心。”

“呜……易樊,医生说爸毁容了对不对?为什么会着火,为什么会那么严重?昨晚他又怎么会突然回到安家去呢?”太多的疑问让她无法理解了,体虚的身体因为激动显得无力,刚问完问题,人就晕了过去。

程易樊焦急地接住她,赶紧往病房带,医生来检查过后,沉重地说:“不能再刺激孕妇了,她的情绪过于激动会导致孩子流产。”

望着病床上毫无血色,眼角还带着湿润的人儿,程易樊握紧拳头,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谢谢。”

这时候宋佳言赶了过来,知道情况之后,满脸担心地看着床上的安宁:“要不把她带回家去吧。”

留在医院,只会让她无时无刻想着去看安知生。

程易樊低头看向床上没有血色的人一会儿,才道:“嗯,我也不想让她留在医院。何况岳父他们我已经让专机带他们去a市治疗了,那里对烧伤的治疗技术比较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有这么一个在紧急关头沉着冷静的男人在,宋佳言不禁感慨女儿比她的眼光好多了。

半年后——

肚子已经隆起的女人在厨房忙碌着,脸上带着慈母的光辉,眉眼都带着淡淡的幸福笑意。

她旁边站在这一个肉嘟嘟的壮小子,正在帮她包饺子。然后一脸激动地捧着自己包好的给她看:“妈咪,快看快看!”

听到儿子的声音,安宁边包着边转头笑眯眯地看向他,只是在看到那个圆圆的饺子时,有些忍俊不禁:“包的真好。”

“真的吗?妈咪你包的太小了,要这样才够吃嘛!”说完得意地捧着自己包的“饺子”跑出屋,边喊:“爹地,你快看,我会包饺子了!”

刚把岳父扶到阳台晒太阳的程易樊听到声音走进屋,看到儿子手中的饺子时,眉头一抬:“你妈咪说什么?”

“妈咪说我包的真好!”

男人故作沉吟,然后说:“嗯,那包的真好。”

然后小家伙又兴奋非常地跑到阳台:“外公,

你快看看我包的,爹地妈咪都说我包的很好!”

暖洋洋的太阳下,身上多处烧伤留下疤痕的中年男子一眼看上去有些可怕,整个右脸颊已经面目全非,只留下坑坑洼洼的颜色不一的皮肤。

但是男孩一点都没感到害怕,而是亲切地靠在他身边。

安知生疼爱地看着外孙,目光停留在那个饺子上一眼,然后慈爱地说:“包的真好,晚上我们要吃包子吗?”

小家伙脸颊一垮,捧着手中的饺子递到他面前:“可人家包的是饺子,不是包子啊。”

“诶?饺子……嗯,外公眼神不好,看错了。”

“爸,你们说什么呢?饺子做好了哦,我推您进去吧。”

一听到可以吃了,安安高兴地捧着自己包的“饺子”跑进屋,边停下来喊:“外公快点呀!”

安知生笑呵呵地跟在他身后,目光里流露出太多复杂的感情。

半年的时间,他卸下了市长的职务和女儿住在一起,才发现现在这种生活才是他想要的。

在家里能听到孩子快乐的笑声,女儿女婿的尊重和关心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?

饭桌上,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围着吃水饺,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,安安兴冲冲去开门。

“伊娜阿姨、旭航叔叔你们来啦?”现在一家子更热闹了,祥和的气氛在别墅内萦绕,到处是欢声笑语。

故事到这里也告一段落啦。其他的就简单交代一下,比如乔惠活下来之后因为受不住毁容的刺激发疯了,被嫌弃她的安雅丢在了养老院,只有安宁和程易樊偶尔去看看她。

而安宁和伊娜各自产下一女一男,两个孩子刚出生的那一刻,就被订下娃娃亲,青梅竹马一块长大。

安雅发现大卫是个骗子之后追悔莫及,因为她的全部财产都被大卫骗走,连程易樊都不知道他会那么做,后来更是不知道躲到哪个国家去了。只能说安雅,自作孽不可活。

哈,亲们可能觉得文太短了,不过这种三十字左右的短文一直是破晓想写的,以后有时间了,我再写长一点的哈!

最新小说: 不伦之恋(夜瞳)(叔侄,年下he) 妖妻成群 重生之我的纵意人生 娱乐圈h合集 双性人纪事(重写版) 错嫁豪门,上校离婚请签字 冰山,我要劈开你 战少的隐婚萌妻 校长风流史 仙剑御香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