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(1 / 1)

章节字数:2438 更新时间:07…12…04 14:22

番外篇月之恋

晓,一直是个特别的存在。

在我有记忆以来,晓就一百在我身边。

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第一次到晓的时候,他那深邃又美丽的黑瞳隐藏着初到陌生环境的不安与倔强,那样的坚强与美丽,几乎让我移不开视线。

天知道,那时我才五岁而已。

之后的每一天,是我童年时光最灿烂的日子。大我十岁的晓对我而言,亦父、亦见、亦友,我黏他的程度,据说曾让忙于事业的父亲暗暗吃味许久。

八岁之后,厄运似乎完全降临我身上。先是父亲的过世,再来,是晓的离去。

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,东方家人为争财产的无情及狰狞面目在此时一一呈现,我开始学会了戴上冷漠的面具,周旋在各怀鬼胎、所谓的「家人」之间。

十六岁的我,常常暗叹自己有着六十岁的苍老心境。

然后,是晓的归来。

八年了,他变得更成熟、更稳重;相较之下,我这颗有着东方家血统的心啊,早就让家族问的勾心斗角完全污染了,污秽得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。

我变得冷漠、变得言不由衷、变得喜怒不形于外、变得——不再是我自己。

犹记得那夜,晓低沉好转的嗓音在我耳边轻轻诉说——

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伪装

不必伪装坚强、不必隐藏神伤,在我心里,皇月永远是皇月。

皇月,在我面前,你可以任性、可以撒娇、可以脆弱、可以哭泣在我面前,不必害怕、不必压抑

之后,我在他怀里哭得死去活来,佯装坚强的面具也在他面前完全崩溃。

我开始完全对他敞开心胸,依赖他、追寻他、渴求他。只因为他是我的晓。

接下来,是让我完全措手不及的告白——

他说,他爱我。

说得深情如炼、说得坚决如铁、说得毫无转圜余地。

老实说,我吓坏了。撇开我们都是男人这点不说,我与他之间更是血缘的叔侄关系。我应该坚决拒绝他的,心里有道声音这样提醒我自己,可是我毕竟什么也没做。

不知为何,只要看到他失望落寞的神情,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;那时,我已经完全习惯的依赖他了。最后,我妥协了,只要能留住他,就算要我杀人放火我也不在意,又何况只是让他爱而已。

之后,晓每次抱我,总是会在我耳边诉说:「皇月,我爱你。」

我依然只是轻轻应了声,不做任何回答;而他会低叹口气,然后郑重说:「皇月,答应我,将来若遇见喜欢的女孩一定要告诉我。」

「为什么?」我总是这么问。

「因为我是你叔叔。」他无奈的叹息总会在我的耳边环绕,不断地指控我的无情。

我分不清对他究竟是习惯?是依赖?还是当他是唯一亲人?

就如同我所说的——晓,是个特别的存在。

一个我无法解释的存在。

今年,我二十岁,离开台湾两年,目前,我与他住在伦敦。

晓是个强者,我一直

都这么认为。

两年里,一个城市到下个城市,一个国家换过一个国家;不得不承认,赚钱之于晓就像水龙头流出水一样简单。一路下来,在欧洲各国的白人天下里,苍云,这个东方的姓氏在此地无人不晓。

最近,他开始累积他的财官田,堆积他的王国。

他总是笑着,宠溺的对我说:「这个王国是属于你的。」

属于我吗?我笑着亲吻他。何德何能,这个能得到一切的伟岸男子,竟肯将所有财富交予我?

我知道自己很感动,非常非常的感动。望着他深情又温柔的黑色双瞳,里头的渴望我明了,可是,我却无法说出什么。我知道,他在等我开口说爱他。

说不出口,是因为两年了,我一点长进也没有。我仍是分不清爱与习惯间的不同。

直到某天,我心血来潮的走至晓与人谈生意的地方,却看到让我莫名不爽到极点的一幕

有个女人完全贴近他的怀里亲吻他!

可恶!

当我回过神时,我才发现我已经超乎意识的跑过去拉开女人,也直接甩了晓一巴掌。

他也吓呆了,因为我的泪流满面。

我百思不解自己怎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活像是抓到丈夫外遇的妻子一般,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,可随后仍是觉得是晓对不起我,他怎么可以背着我亲吻其休的女人,在他还说爱我的时候?

也许,可能,说不定——我早就爱上他了?否则怎么解释我这不寻常的吃醋行径呢?

我虽然不懂爱,可也不是个会逃避的孬种;也许,我是爱他的吧!我在心底承认。

那天夜里,晓完全激狂的对待我;时而温柔、时而狂热,几乎让我淹没在醉人的欲海之中。

我的失态显然燃起了他的信心,他开始索求我的真心。

「皇月,你爱我吗?」炙热的坚挺狠狠撞进我的体内,他流着汗,在我体内律动。

我咬住他的肩头,他掀起的欲望总是让我无法承受。

「说你爱我,皇月。」侵入我体内的不仅仅是发泄欲望的热烫坚挺,更包括了他对我的无尽爱意。

「说你爱我求你」他在我体内释放,有些哽咽的请求。

我闭上眼。最后,我终究什么也没说。

「你是爱我的吧」他在我耳边叹息。

他的叹息令我鼻酸。这个男人已经为了我如此委屈求全了啊!

我捧着他的脸,轻轻吻了他。

「晓。」我开口唤道:「我是个害羞的人,更是个死心眼的人,这些话我只说一次,我十分确定一件事。」我贴近他的俊脸,与他鼻尖对鼻尖。「我、爱、你。」我一字一字说出口。

在十秒钟的惊愕过后,这个年届三十、顶天立地的男人居然哭了。他哭着对我说:「皇月,我爱你。」

以着前所末有的温柔拂去他的泪,我开口。「我知道。」

「再说一遍你爱我好吗?」他渴求地道。

「我不要。」我淘气的窝进他怀里。这么丢脸的事,我绝不做第二次!

他只能无奈又宠溺的抱着我。

我笑着,这辈子,他注定被我吃定了。

不伦之恋(夜瞳) 

外篇 番外篇 很久很久以后

章节字数:1134 更新时间:07…12…04 14:22

番外篇  很久很久以后

小皇月,自小就是个美丽的男孩。

细致的肌肤、迷人的凤眼、俊挺的鼻梁、红润的薄唇,他——是美丽的,就连靠近他都觉得是种亵渎。

小时候,他总会拉着他的手,开始他的童言童语。

「晓,为什么爸爸要我叫你晓叔?为什么我不可以叫你晓?」

「因为我是你的叔叔。」

「我还是喜欢叫你晓。以后没有人听见的时候我可以叫你晓吗?」

「只要你高兴就好。」

「好棒,你是我一个人的晓!」

记忆中,那双白净的小手会兴旧的抱着他不放。这么多年了,他始终忘不了皇月小时候的模样。

「唔」怀中的皇月转醒。

「吵醒你了?」苍云晓爱怜地在他额上印上一吻。

「怎么了?」皇月揉揉眼,自他怀中抬头。

「我梦到你小时候了。小时候的你好可爱!」苍云晓笑着抚摸他的颊。

「现在就不可爱了?」皇月嘟嘴,伸出食指戳着他的胸肌。

「现在的你,很美丽。而你的美丽,只为我所有。」他搂紧他,将他整个抓进怀里。

「臭美。」皇月嗔道,乖乖地将脸贴上他的胸膛,纤手与他十指交握。

苍云晓望着两人交握的左手,左手无名指上的一对对戒发出银光,相对呼应,那是五年前皇月开口说爱他的几天后,他买来送皇月的。

他替皇月戴上戒指,皇月亦帮他套上,无人见证的婚礼,只有两人相爱的心紧紧相贴。

苍云晓瞥了一眼刚过午夜十二点的时钟。「醒了也好,这给你。」他塞了个牛皮纸袋给皇月。

「你就是为了这个才吵醒我?」皇月不明所以的拿出纸袋里的纸张,热烫的泪不知为何竟滚出了眼眶。

「这是什么?」皇月哭着。

「送你的,生日快乐。」苍云晓心疼的拭去他的泪。

「谢谢你。」他哭着投入他怀中。离开台湾后第七个十月二十三,他得到的礼物是苍云晓收购东方集团所有股份的所有权状,他真的好开心。

晓一直都是懂他的。选择晓而放弃东方集团他不后悔,只是有些遗憾,毕竟那都是父亲与叔公的心血。

「都二十五了还掉泪:别哭了,我会心疼。」苍云晓回抱着他。

「都三十五了,还这么会惹我哭泣。」皇月在他像里擦着眼泪。

「皇月,我爱你。」他深情款款轻诉着不爱的誓言。

「我知道。」主动献上香吻,皇月仍是不说爱。

还不就是那句老话:这么丢脸的事,别想让我做第二次。

窝进专属自己的温暖怀抱里,皇月觉得自己好幸福。

幸福,究竟是什么?

是财富?是健康?是婚姻?

也许,只要两人紧紧相拥——

那,就叫幸福了吧!

最新小说: 不伦之恋(夜瞳)(叔侄,年下he) 妖妻成群 重生之我的纵意人生 娱乐圈h合集 双性人纪事(重写版) 错嫁豪门,上校离婚请签字 冰山,我要劈开你 战少的隐婚萌妻 校长风流史 仙剑御香录